叶郧锡看了看两个在哪里争论着的林漪林涟两姐妹,轻轻的?#30001;?#21457;上跳下来,跑得远了一些,脱离了战场。

自古以来,女?#35828;?#25112;争男人就没办法插手,别说插手了,男人连插嘴的资格都没有,不然很容易引火烧身的。

那只蓝猫也是在确认林涟没有注意到它之后,跟在叶郧锡后边,走了过来,然后蹲坐在叶郧锡的下巴下面。

一股猫特有的骚味一直撩骚着叶郧锡的鼻孔,让他忍不住的抽了抽鼻子。

叶郧锡后退了一点,让那只一直上下打量着自己的蓝猫完整的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好大只的猫,不对,不算大,就是……

这只猫好胖啊跟个球一样,是毛发太蓬松了?不像啊?蓝猫应该那么胖来着吧。

是不是纯种的啊?还是说,是英国蓝猫和橘猫的混血?

俗话说得好:十个橘猫九个胖,还有一个压塌炕。

任何品种的猫和橘猫交配之后,其后代都逃离不了变成胖子的下场。

简称橘猫定律……

“喂!小子,你在想什么很失礼的事情吧?!别看我这样,我在转世之前可是社会人士,可是比你年长!所以说无论怎么说我都是你的前辈!”

那只蓝猫有点凶的叫了一声,又磨了一下牙,继续说到:

所以说男人都是垃圾啊,全部死掉,掉到十八层地狱里面最好了!”

橘猫……不对,那只很肥的蓝猫喵喵喵的叫起来,而这个猫叫声传到叶郧锡耳朵里的时候就?#36828;?#32763;译成了他听得懂的话,这是特殊能力还是说本来动物就可以跨种族交流啊??#20219;?#19968;问地府判官吧。

“怎么?#38405;?#20154;又这?#21019;?#24616;念啊姐?是被男人甩了吗?和个怨妇似的。”

那只猫的话语里面带着非常浓重的?#38405;行?#30340;怨念,听声音是个听成熟的女性了,应该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性吧?难道说这?#19968;?#29983;前是剩女?还是说是被男人给甩了吗?

“去死……”

“啊?你说什么?”

那只蓝猫很小声的说了一句,叶郧锡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向靠了靠,问了一句。

而这句话和这个向前靠的动作让蓝猫感觉到了侮辱。

这只死狗太欠揍了!给我去死!

?#24052;?#27754;汪!汪!”

“喵喵喵!喵!?#36317;唷?#21941;!”

喂喂喂,你这只肥猫!忽然发什么神经?!卧槽,被抓到一下,血痕马上就出来了,痛死了!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臭狗臭男人都给我死光啊啊啊!去死去死。”

蓝猫那个圆滚滚的身躯忽然飞上半空,叶郧锡还在想着:这么胖也跳的起来吗?的时候,鼻?#30001;?#23601;被重重的抓了一记。

叶郧锡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立起身子,拉开了一点距离,两只前脚不断的扑腾着,将蓝猫的抓挠给挡了下来。

蓝猫落地,叶郧锡正想怒吼一声回去,没成想,那只蓝猫又跳了起来。

“去死去死,给我去世,不要挡!给我抓!混蛋!居然说我胖,还还还!说我被人甩了!给我安静去死!”

“喵喵喵!喵!”

不要挡才奇怪了吧?!

叶郧锡在心中吐槽着,手上防御的架势更加紧密了,不知道这只猫在发什么神经,做不出什么应对啊!你让我这只刚学会走路没多久的狗子和一只发神经的猫打架!难?#35748;?#25968;一下子调太高了吧?完全是从教学关跳到了boss关啊喂!

叶郧锡想要把猫阻止下来当然没有什么问题,靠体型优势可以轻易的解决,但是现在的叶郧锡完全不懂得控制力道,待会一?#27695;ィ?#37027;只猫直接去见阎王爷了怎么办?他可不确定地府判官能不能再把他复活一次,这样子接头人不就没了吗?

心中有着这样子的顾忌,叶郧锡就只能一边挡着,一边?#24052;?#27754;汪”的叫着,往后面退着。

“住手!够了!发什么神经,你这样子不被甩才怪吧。”

试图让蓝猫停下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蓝猫的攻击频率更加快了一些,力度也变得更大了。

好死不死,叶郧锡已经?#35828;?#20102;墙角边,无路可退了,而那只身为接头?#35828;?#34013;猫毫无停手的意思,上辈子绝对是一只母夜叉啊!这混?#21834;?/p>

地府判官!来管管啊!

叶郧锡仰天长啸了几声,然而毫无回应,脖?#30001;?#36824;挨了一爪子。

真是不靠谱,需要他的时候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还是说他躲在一旁看我的好戏呢?很有可能啊。

林涟和林漪有没有可能来帮忙呢?

叶郧锡看了过去,两人还在那里争论,看来是没有注意到这边……

啊!求人不如求自己!

叶郧锡张开嘴咬了过去,正正好的咬在了猝不及防的蓝猫身上,然后蓝猫扑腾了一下,掉了?#27695;ァ?/p>

叶郧锡不怎么?#37326;?#22068;巴用力合上,而是虚叼着,顺着蓝猫落下,叶郧锡还赶紧顺势向前了几步。

蓝猫掉?#38477;?#19978;,似乎被吓到了,直挺挺的瘫着,一动不动。

“狗狗!不要欺负猫咪!”

?#23433;?#27874;?你没事吧?”

林漪不知道什么时候冲了过来,双手欢宝住了叶郧锡的脖子。

而林涟这是抱起那只已经瘫在地上的猫,心急的摇晃了一下,喂,舌头都伸出来了,变成猫了就不要玩啊黑颜了好吧?

林涟那带着怒气的目光投射了过来,叶郧锡想,要不是因为蓝猫身上没有什么伤痕,不然自己现在可能已经被计划煮成狗肉火锅了。

【啧啧啧……小子,真能闹啊,我才离开一会就搞得鸡飞狗跳的了?】

『靠?!地府判官你个混蛋在的话早点出来啊!啊……这位是?』

地府判官那个懒洋洋的声音忽然冒了出来,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在一旁说着风?#22815;啊?/p>

叶郧锡陡然转头,怒瞪过去,却发现地府判官有一个女性,红着脸以更加凶狠的架势蹬了过来,叶郧锡的气势不禁弱了几分,缩了缩脖子,讪讪的问了一句。

地府判官用手指了指?#27604;?#22312;林涟手上的蓝猫。

【就是那位】

“这……她怎么出来了?”

叶郧锡在两者之间来回扫视了一下,?#28903;?#20102;一下眼睛。

地府判官没有说话,反倒是拍了?#21738;?#21517;女性的肩膀:

“媛,不要闹性子了。”

那名女?#36828;?#30528;叶郧锡翻了一个白眼,飘向那只蓝猫,竟是钻了进去。

【小子,牛啊,明知故问,居然敢惹身为自己上司的女人,我看好你。】

地府判官对着叶郧锡竖了一个大拇指,笑了一声。

【接下来的事我就不管了。】

?#23433;?#27874;……波波,太好了,你没事啊。”

蓝猫那个?#19968;?#24050;经缓缓起来了,林涟激动了一下,紧接着将视线投往这边。

“小漪,我觉得,为了安全,至少我们要把这条狗给拿去打个针,顺便去一下势。”

靠靠靠!?#28982;幔?#20320;在说什么我觉得不可以一语带过的事情啊!喂!

而抱着叶郧锡的林漪却是看了一眼叶郧锡,缓缓的点了点头。

“好!那就明天出发!”

喂!

你们两个女人,三言?#25509;?#23601;决定了什么啊!我下半辈子的幸福生活和我无数个子孙后代的命运啊!

你们知不知道太监是多么令人?#32431;?#30340;一件事啊!女人根本不懂得男?#35828;?#30171;啊啊!太过分了!老子不干,坚决不干!

叶郧锡汪汪汪的叫着,表示验证?#25346;椋?#28982;而好像,?#25346;?#26080;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