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了……看起来也没有什么不同啊,为什么这个房间的防备会比其他地方严这么多?

映入叶郧锡眼帘的反而是一种意料之外的普通,虽然和普通家庭的房间相比显得更为宽阔和奢华一点,但还是看不出什么太大的异常。

应该是某个女孩子,确切来说应该是主?#35828;?#22992;姐林涟住的房间吧?

主人林漪的房间在一楼,自己是经常进去的,就可以排除掉这个房间是主人林漪的这个可能性。

话说,姐姐和妹妹的房间,一个在顶楼,一个在一楼,你们两姐妹的关系是有多不好啊?

可是看主人林漪今天早上那种高兴劲,她应该不讨厌自己的姐姐。

难不成是她姐姐林涟单方面的不?#19981;?#33258;己的妹妹吧?

房间里面可以看到一些女孩子气的装饰,还有一个颇为显眼的化妆台,床头上也放着一些布娃娃,可以确定房间的主人是林涟无疑了。

床头的正中还摆着一只熊猫抱枕,叶郧锡看着有点眼熟,想了一下,这才回想起来倒是很像之前自己和女朋友出去约会,用夹娃娃机夹出来的那个,不过就是……

整只布偶都被用绳子捆着,而?#19968;?#26159;龟甲缚,哇,林漪的姐姐林涟是个SM爱好者吗?还拿着个抱枕来练习?越有钱越变态这句话真的不是说?#20992;?#24050;。

叶郧锡将目光从那个存在感极强的龟甲缚抱枕上移开,先是绕着房间走了一圈。

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也不能排除有什么东西刚好是以狗的视角看不到的。

嗅嗅嗅~

既然狗的视觉不如人类,那就靠具有绝对优势的嗅觉来试试看,反正也不亏。

叶郧锡将鼻子贴在了地毯上,慢慢的向前走,慢慢的来回嗅着,力求不放过每一寸地面。

不对不对,那种熟悉?#24615;?#26469;越强烈了。

叶郧锡循着那种赶紧前进着,却碰了壁,是真的碰了壁,鼻子撞到了墙上,那种不舒服感的源头似乎就在这里。

嗯……

叶郧锡抬?#25151;?#20102;看,这个地方和其他地方看起来毫无区别,也没有任何有别与其他地方的特征。

靠!玩我呢?

叶郧锡可以大致上确定那种异样感的源头了,就是在这面墙上面,可是……

毫无头绪啊!

一种做事情却被硬生生打断的焦躁感,笼罩在了叶郧锡心头。

你能体会吗,这种感觉就好像手冲到一半,父母忽然开口叫你出去,你一瞬间萎就萎?#20063;?#25391;的那种感觉。

“汪!嗷!”

叶郧锡用后腿立起来,将前?#32469;?#22312;墙上,狠狠的敲了几下,借以发泄自己那种不爽的情绪,然而换来的却是前脚一阵阵的疼痛,让叶郧锡忍不住叫了几声。

“狗叫声?家里有狗了吗?似乎林漪说她自作主张的买了一条金毛来着。”

林涟站在缓缓上升的电梯里面,隐隐约约听到了声音,又看了看那个慢吞吞上升的层数,忍不住的跺了跺脚,一支?#31181;?#22312;按键上猛按了几下。

“慢死了。”

这个电梯在设计?#32972;?#20110;安全与舒适感的考虑,故意将速度设置得慢了一些,此时的电梯,已经变成了林涟的眼中钉,肉中刺。

“明天就叫人来把这个垃圾东西换掉。”

“家里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姐姐怎么跑得这么快?你说呢,猫猫。”

林漪手上提着一个猫笼,这才到达了别墅门口,扶着门喘了?#32538;?#27668;,对着猫笼里的一只蓝猫,呐呐说到。

蓝猫自然不可能给她什么回应,只是用一双黄色的眼睛看着她。

墙后面一个又一个暗室,不过我开不了。

叶郧锡舔着发疼的前脚,得出了一个结论。

那面墙确实有问题,敲上去的声音与其他的墙略有一下不同。

要不是转世成了狗,叶郧锡还真听不出来有什么异常,这面墙也算不上薄,不过嘛,事情就是这么巧。

那面墙后面肯定是空心的!

啊,这完全没有头绪啊!连个把手什么的都没有,屏幕也没有,根本不知?#26469;?#20309;下手啊!

?#20040;?#25105;也是转世过来的,就不能给我一点特殊能力吗,例如透?#21451;?#20160;么的,地府?#27844;伲?#36825;?#19968;?#21644;古时候?#20999;?#21387;榨人民的贪官污吏没有什么区别啊!

?#36317;牛?#25105;似乎听到了一些我绝对不能忽视的人身攻击啊,叶郧锡。】

『靠!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啊,这个不重要,你能把这个墙给我搞开吗?』

?#36317;?#21756;,可不可?#38405;亍?#20284;乎可以吧?】

地府?#27844;?#25720;了摸下巴上的一小搓山羊胡,笑笑的说到。

?#20309;?#27133;,能不能你倒是给个?#22841;?#21834;,要不是现在没人可以帮我,谁要找你啊!』

叶郧锡倒是认识一个精通撬锁啊,电子技术之类的?#19968;錚?#22240;为黑了几次政府网?#24120;?#34987;抓进少管所吃了几次牢饭了,但是没造成什?#21019;?#30340;损失,很快就被放了出来,要是让他来干这个,叶郧锡可以确定,不超过十秒!这个?#24471;?#23601;可以打开。

【所以说,现在你也知道你只能求助我,可是,我为什么要帮你那?】

?#20309;?#21890;喂!我这可是……为了更好的替你做事啊!了解一下这个家庭是必要的吧?要是这家人是个什么卖狗肉的,我可就没了啊!』

叶郧锡摇头?#25991;?#30340;想了想,找出了一个蹩脚的借口。

地府?#27844;?#27785;默了一些,才说到。

?#36317;擰?#35828;的有道理,那本官就大公无私的帮你一把吧。】

『快快快!』

一听到可以把?#24471;?#25171;开,叶郧锡忍不住用舌头舔了舔鼻尖,那是狗在极度激动的时候才会有的表现。

地府?#27844;?#35013;模作样的跳了一个奇奇怪怪的舞蹈,口中还碎碎念着什么,般若波罗蜜~最后,打了一个响指。

【开了。】

『这就开了?』

叶郧锡没有听到任?#25105;?#24120;的声响,有点怀疑。

【你试试看不就好了。】

叶郧锡伸出前脚,轻轻的推了一下墙壁;

诶!真的在动,开了开了。

【本官没有骗你吧?好了,不要玩太久,接头人已经来了。】

说完,地府?#27844;?#30340;嘴角掀起了一点奸诈,阴恻恻的笑了一声,往房门那边看了一眼,身形缓缓的消失不见。

地府?#27844;?#36523;形消失的同时,叶郧锡也把墙给推开了,身子钻了进去。

我倒是要看看……卧槽卧槽卧槽!这是什么鬼东西啊!

叶郧锡看到房间里的东西,吓得惊叫了一声,差点跳起来,却被来自身后的手给按住了。

“抓到你了……小狗狗,你看到什么了吗?”

一阵犹如从地狱爬上来的声音,让叶郧锡的身子陡然僵?#34180;?/p>

谁!这个声音,不是林漪,难道说林漪姐姐林涟吗?

脖子顺着那一双搭在自己脖?#30001;?#30340;?#21482;?#32531;转动,视线慢慢的的上升,叶郧锡的眼睛定格在了那一张散发着杀气的脸?#30001;希?/p>

“小!小琪!”

她怎么在这?

小琪,叶郧锡的前女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