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左右

前后……前后

甩尾巴……

停!

跳!

叶郧锡每做一个动作,都会在心?#24515;?#24565;着,这个方法是很好,但偶尔有会因为指令的不一致导致摔一个?#25151;?#23630;。

过程虽然无比艰难,叶郧锡还是大概能够控制自己身为狗的身体了。

狗的身体相对来说还是非常扛揍的,跌跌撞撞的摔了好几次,撞了几次墙,还从楼梯上滚下来了几次。

叶郧锡必须这样子做,他现在不是人类,而是狗,狗对人类的依赖性是很强的,如果一直是一副没办法好好走路的样子,肯定会被当成病狗扔掉,甚至被?#35828;?#20027;义毁灭吧?没有重新转世成人之前,叶郧锡可不想这么早就再去地府一趟。

练的差不多,先歇一会了,剩下的等过几天继续练,再摔?#27695;?#21494;郧锡担心自己会觉醒一些什么奇奇怪怪的癖好,停下来了自己的自残式练习。

房子里乒乒乓乓以及狗的惨叫声终于停下来,?#20040;?#21035;墅外面,想要过来看看怎么回事的人群也?#21069;?#38745;了一些,接着,又是一阵讨论。

“喂?怎么回事,声音是停了吗,还是我没听到?”

“是停了好像?不太清楚,再等等看。”

声音确?#20302;?#20102;下来,一堆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要干什么?#30149;?/p>

某些个拿起手机报警的人也在等了一会之后,将手机放回了裤?#36947;鎩?/p>

“咦……什么啊!是哪个小孩子在搞恶作剧吗?#21487;?#20102;散了。”

不知是谁先不耐烦起来,骂骂咧咧的嘟嚷了一声,走了。

“真是的,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浪费我时间。”

?#21543;?#20102;散了!”

有了一个人的带头,就像是一颗石头落到了平静的湖面上一般,不一会儿,聚在一团的人就散的差不多了。

“这个声音……哥哥?”

只有一个人,站在原地又杵了一会,抬头再次看了一眼不远处别墅,才默默走开。

现在?#20154;?#20415;逛一逛吧,了解一下这个?#20381;?#30340;格局什么的。

叶郧锡以前也就是一个普通家庭,?#20381;?#20063;是那一种非常普通的商品房,这种动讹几千万,上亿的别墅,叶郧锡还真没有住过,看看也算是长见识了,没想到我居然是在死后住到这种地方来了啊?看来以前的玩笑话:“你这辈子都不可能住别墅”倒是一语成谶了。

带着一丝人类才有的?#20992;屎?#36523;为狗的好奇心,叶郧锡摇晃着尾巴,逛了起来。

走着走着,叶郧锡的眼睛都忍不住的直了起来,脑海里那“左右左右上下上下BABA”

的节奏也不知道被他抛到什么地方去了。

叶郧锡在死后继续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有钱人的快乐你想不到。

变成狗了,视线高度自然会降低一些,对物品的大小感知也会有所不同,这是在所难免的,可是,这也大得太过分了吧?!

叶郧锡用自己的脚步张梁着房子的大小:

先逛一圈,?#26032;?#26799;,上去

再逛一圈,?#26032;?#26799;,上去

继续逛一圈,?#26032;?#26799;,上去

叶郧锡就这样重复了八次,才勉强把房子看完。

这什么奇奇怪怪的装修啊?

除了一楼有个候客大厅以外,每一层的装饰基本都是一样的,除了一些壁画书法之类的装饰品,叶郧锡真的看不出其他不同了。

有毛病啊?浪费钱啊?

哦,这里倒是有一个阳台。

到了顶楼,叶郧锡才发现了些许的不同,他用身子蹭开落地窗,钻了出去。

风好大……

这是叶郧锡的第一感觉。

真的是,为啥要在八楼搞一个阳台啊,叶郧锡站起来,趴在窗台上,看?#27695;?#20102;一小会,就有一点点头晕了。

建个阳台来?#26197;?#21271;风的吗?

叶郧锡重新跳回地面,甩了甩头,向着阳台的另一处走去,叶郧锡刚才趴在窗台边的时候,眼神刚好扫到这边,发现了一个?#26197;?#38544;蔽的门。

搞什么……为什么门会建在这个地方。

而且叶郧锡感受到了一丝熟悉,但是他可以保证,他没有来过这里,现在没有,生前也没用。

看看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为什么,叶郧锡总觉得那个门后面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自己,给了他很强烈的依附过去的感觉。

会是狗粮之类的东西吗?不太像啊。

叶郧锡已经吃了好久的狗粮了,对这种味道还是?#30452;?#24471;出来的。

转世成狗之后也没用遇上过其他人,这也不是林漪的气味。

叶郧锡扒拉了一下门把,摆得?#27695;ィ?#21487;是门?#21019;?#19981;开,门是锁着的吗?

叶郧锡将鼻子凑在地上,狠狠的嗅了一下,那种吸引人的味道更加明显了,叶郧锡的内心里生出来了一丝丝的怀恋感,不行不行,一定要去看看。

还闻不太清楚不太清楚,趴在门上,来回看着。

嗯……这个是,屏幕?

原来如此,是?#30475;?#23631;开门锁的吗,有点麻烦了,狗是红绿色盲,希望那些字不要刚好是红色或者绿色的。

叶郧锡舔了舔前脚,在屏幕上按了按,有数字在闪动着:

?#25170;?#36755;入密码。”

还行,至少以狗的视觉是可以看清楚的。

“啊……完全不知道密码是什么啊,一个一个试试吧。”

叶郧锡一通瞎按,

【失败,请重新输入】

【失败,请重新输入】

【失败,请重新输入】

……

“姐姐?你怎么了?等一下,小猫呢?”

“你帮我拿着。”

在离别墅不远的地方,林漪和一个与其有着八分相似的人并排走着,听她对女子的称呼,应该是林漪的姐姐,?#33267;?#20102;。

?#33267;?#26412;来和自己的妹妹一样,用着不急不缓的速度走着,口袋里的手机震了震,她拿出来看了看,?#25104;?#30636;时变得难看了起来,脚步也忽然的变快,,林漪被忽然加速的姐姐甩开了一段距离,焦急的喊了一声,却只得到?#33267;?#28129;淡的回应以及越走越远的背?#21834;?/p>

【失败,请重新输入】

【失败,请重新输入】

【成功,请稍候】

居然成了?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屏幕上终于跳出来了不一样的字。

瞎猫碰上死耗子,运气还真是好。

随着“滴”一声响,叶郧锡听到了门锁打开的那种?#19981;?#22768;。

奈斯!终于开了,我倒是要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

这个房间从内到外都透露出一种诡异的熟悉感,让叶郧锡的心头忍不住的发痒,这下总算可以进去看看怎么回事了。

与此同时,?#33267;?#24050;经站在了别墅的?#36276;冢?#25171;开门锁,直奔别墅的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