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郧锡吠了几声,只听到耳边传来的“汪,汪,汪”的回声。

地府判官确实不在这附近了吧?

那我要干什么?

叶郧锡有一点迷茫,变成狗之后,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好了,还是人类的时候,每天都在读书,学习,写作业,虽然叶郧锡也经常满腹牢骚的咒骂那些个想着布置那么多作业的老师和教导主任,赶紧变成一个秃子吧!

可是到了现在,一旦没有作业了也玩不了?#21482;?#30495;的不知道干什么好了。

其他的狗在这种时候会干什么呢?

叶郧锡回想了自己初中的时候养的一条中华田园犬,嗯……

好像除了吃,就是睡,除非有人陪它一起玩,才会精神一点。

啊,不行,完全没有参考价值。

走一走吧……

把转世后的自己买过来的人,记得是叫做?#21650;?#21543;?在叶郧锡看来,完全就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孩子,买一条狗,也是为了在家的时候有人陪自己玩。

叶郧锡的狗窝就在主?#35828;?#25151;间里,这家人看起来并不是找不?#38477;?#26041;放狗窝,相反的,房子大得很,叶郧锡曾经在房子里散过步,不过迷路了就是了。

叶郧锡在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偶尔可以听到她在半夜自言自语的,似乎,她还有一个姐姐来着,据说年龄相差不大,但是很忙,很少会陪她玩,她的父亲倒是偶尔会来家里看看她,但也没多久就会回去,在这个家里,陪她最多的就是偶尔会?#21019;?#25195;卫生的保姆了。

叶郧锡的脖?#30001;?#24182;没有绑着狗链,连项圈都没有,叶郧锡待在家里的时候可以尽情的游荡。

主人出去了,记得出门的时候说了,姐姐要来?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人啊,希望不是一个讨厌狗的?#19968;?#21543;,不然就有的受了。

狗的身子还是麻烦得要死啊。

叶郧锡在房间里面踱着步,尽量适应着,虽然转世成狗已经半年了,可是在睡着起来后还是需要一小段时间来重新适应走路,但还是会有一点摇摇晃晃的。

汪嗷!

叶郧锡忽然痛呼一声。

擦,只顾着想事情了,踩到毛了,还扯了一些下来,这种堪比贴腿毛的刺激?#23567;?#30171;死我了。

有这个时间,来好好练一下走路吧,不知道还要当多久的狗,有备无患,顺便用来消磨时间。

叶郧锡的眼珠子?#36317;喙距?#30340;转了几圈,打定了主意。

去外面比较宽的地方试一试吧,以免打翻东西。

主人?#21650;?#31163;开的时候是锁上房门的,但是这当然拦不住叶郧锡,花了一些时间用嘴巴在门锁上摇了摇,就把门锁给转开了。

门被打开,半个身子扑在门上的叶郧锡扑通一下趴在了地上,甩了甩头,叶郧锡这才站稳了些。

叶郧锡从门内钻了出来,然后把门重新推回去。

现在开始锻炼,狗的走路姿势是怎么样的,一般来?#20992;?#26159;左右脚和前后脚分开来走的吧?

跑的时候就是类似扑击的动作。

先好好练一下走路,先用尾巴来平衡一下?

叶郧锡这才想起屁股后面吊着的那截东西,听?#20992;?#29289;的尾巴大多数都是用来平衡的,狗应该也是一样吧。

试试看……

欧!

汪嗷!

咦!

啊呜!

别墅空无一?#35828;?#36208;廊里面,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条狗跌跌撞撞的身影在来回晃荡着,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鬼。

咦!

唔!呜呜呜!汪!

嗷!

欧啊!

在外人看来,是一栋别墅里面传来了鬼哭狼嚎的声音,而只有当?#27695;?#21494;郧锡才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

虽然说过程有点惨不忍?#33579;?#20294;是成果还是喜人……不,喜狗的,叶郧锡已经可以大致掌控好走了的平衡感,不会说出现走着走着跌一跤这样子的蠢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