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狗狗,不要乱动哦,要打针了哦。”

林漪整个人趴在乐叶郧锡的身上,嘴巴凑近叶郧锡的耳朵,以一种无比和缓的声音说到。

“这位妹妹,小心点了,这条狗你自己压得住吗?”

“嗯!可以的!姐姐你没什么问题吧,对不起哦。”

林漪眼睛里有一阵光芒闪动了一下,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又忽然的压低了声音,垂着头说了一声抱歉。

“那没什么的,宠物什么的毕竟不是人,不知道你是在为他好。”

一个戴?#36276;?#32617;,穿着白色连体衫的女人,一脸无所谓的摇了摇手,表示不介意。

她身上的衣服有一些刺眼的黑色脚印,那是叶郧锡挣扎的时候留下的。

叶郧锡现在被自己的主人林漪死死地压着,虽然说?#25104;?#20004;颗圆润饱满的球体让他有点心猿意马,但是叶郧锡还是非常有原则的……乖乖趴下了。

这里是兽医院,林涟和林漪最终的目的地,刚开始进来,寒暄没两句,林涟那个狠毒的女人就要让兽医开始对自己实施绝育手术。

叶郧锡可是完完全全将对话一字不漏的听进了耳朵里,怎么可能坐以待毙?林涟那个女人,刚才完全就是在放松自己妹妹的警惕啊!说的那些话没一句是真的。

然后叶郧锡就开始在大厅里面乱跑了乱跳,一副拒绝配合的样子,一时间还真没有人能够抓住它。

林漪也是因为姐姐的不守信用,而完全没有帮忙抓住我的意思。

在毫无进展的状况之下,林涟喝自己妹妹林漪交流了一下,各自退了一步,决定先帮我打一个狂犬疫苗,而林漪则需要把我抓住。

兽医拉了拉自己手上的白色橡胶手套,对着灯光,轻轻的推了一下手上的针筒,紧接着,就将针尖缓缓的刺进了我的大腿里面。

“狗子,告诉你个好消息。”

“什么?”

刚才一直在一旁看好戏的蓝猫忽然开口说道。

“没什么,就是我们这些转世来的,对药物有天生的排斥性,说的简单一些,就是会有一些副作用了啦。”

“靠!你不早说啊!”

此时,针筒里的疫苗已经完全打入了叶郧锡的身体里面。

“安啦安啦,不是什?#21019;?#20107;,只是逗你玩的。”

蓝猫将自己的右?#30333;φ趴?#29992;脚掌的肉球轻轻的碰了碰叶郧锡湿润的鼻头。

“真的吗?”

“真的真的。”

叶郧锡一脸狐疑的盯着那只满脸真诚的蓝猫一眼。

“我怎么觉得你这个狗娘养的在骗我?”

女?#35828;?#35805;似乎不同可信啊。

“哼,爱信不信。”

蓝猫爪?#30001;?#30340;肉球挠得叶郧锡有点像打喷嚏,正当叶郧锡想要挪开头的时候,鼻头被狠狠的敲了一下,虽然不痛,这让叶郧锡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

?#24052;?#20598;!”

叶郧锡猛地一抖,趴在他身上,却已经放松下来的林漪被整个人抖飞了起来。

而刚刚将针头缓缓从叶郧锡身上挪出来的兽医,也是吓了一跳,手一抖,针头又刺入了叶郧锡的皮肤,好在反应及时,才没有直接一管子?#25484;?#36865;叶郧锡去地府找判官的麻烦。

“死猫……你给我等着。”

“没事吧,漪,医生也是。”

“没,没事。”

“狗狗呢?没什么事情吧。”

医生和叶郧锡拉开了一段距离,而林漪则是被林?#30333;?#30528;领子拉开来,没有看到叶郧锡的下一步动作之后,林漪才缓缓的走上来抚摸着叶郧锡的头。

“没事了没事了狗狗……”

他们可能因为我是因为痛才做出的过激行为吧?只是打喷嚏而已啊……就是这个喷嚏的威力大了一些。

“所以赶紧说啊,说话说一半很让人心神不宁的,你倒是说啊死肥猫。”

“切!你叫我啥?我干嘛和你说啊?你求我啊?”

几人从兽医院走出来,叶郧锡根本没有发现什么所谓的副作用,除了大腿根的伤口那里还有一点点的痛楚和麻痹感,可以说连一点不适都没感觉到。

可?#20945;?#21482;肥猫一副准备看好戏的表情,怎么想,她刚刚说的那句话肯定是有真实的成分在的。

然而叶郧锡身为一个刚刚转世的?#19968;錚?#22312;这种事情上还真的是两眼一抹黑,处处受限。

“是是是……姐,求你了,和我说。”

“嗯哼,现在知道认怂了?早干嘛去了,不说。”

两个?#35828;?#20105;执在旁人看了就是一条狗和一只猫一直在叫?#21734;?#24050;,自然是吸引不了太大的注意力。

嘿,这人……不,这猫怎?#20945;?#26679;啊!性格这么别扭,?#21387;?#19978;辈子被男人……算了,不多说。

别人不肯说我又能怎么办,硬逼着她说?#32943;?#19981;说我有没有抓住现在趴在我?#25104;?#36825;只肥猫的能力,就算有,也不能保证他说的是真话……。

叶郧锡忽然沉默下来,让的那只一直关注着他的猫也是有一些诧异,但也只是疑惑了一下,并没有多说什么。

而林涟林漪两人顺着来时的路,缓缓的往回走,自家的狗和猫安分下来,她们也是乐得清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