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mk7rb"></code>

      <mark id="mk7rb"></mark>
      1. <blockquote id="mk7rb"><button id="mk7rb"></button></blockquote>

      2. <tt id="mk7rb"></tt>

        在《强风吹拂》中, 奔跑的人与自己相遇

        文章分类:轻之文库专栏  作者:甚谁   发?#38469;奔洌?019-03-21 11:46



        《强风吹拂》改编自日本著名作家、直木奖得主三浦紫苑的同名小说创作,除了改编动画之外,还被改编成了漫画、广播剧、舞台剧、电影等。故事以箱根驿传这一田径项目为背景,讲述了住在“竹青庄”的十名性格迥异的大学生的田径历程。本文写在动画完结之际,与大家谈谈这部“只是跑步”的作品为何会让人如此欲罢不能。


        一、倘若人生“只是跑步”

        怎么来定义“跑步?#20445;?#26377;人说谈论《强风吹拂》这样的体育番有必要从这么理论化又抽象的问题开始吗?但是如果我们在看完全部的故事后,再回到故事的开头。我们会发现,其实整个故事就开始于这个问题。

        阿走和灰二的邂逅,开始于那句“你?#19981;?#36305;步吗?”。这句话让当时处于迷茫状况的阿走重新开始审视起“跑步?#20445;?#30475;上去阿走是跟随了灰二的节奏,被套路进了竹青庄,但是其实完全不是这样,“跑步”在这里从未缺席过。阿走和灰二相遇起?#20174;諭得?#21253;,我?#24378;?#20197;想,阿走为什么会落到和冉阿让一样的地步呢?#30475;?#26696;其实也很简单:阿走真的和冉阿让一样,是“不被社会欢迎的人”。因为阿走的愤怒而殴打教练,从而使得全队无法参加全国大赛,把事情闹大的阿走也引来了自己家庭成员对自己的不满,最终走到了无人援助,只好?#30331;?#30340;地步。在动画中我们?#37096;?#20197;?#21561;劍吹?#38463;走重新回到赛场上的母亲的第一反应是斥责,而不是对曾经离开了田径赛场而终于?#21482;?#21040;赛场的儿子的鼓励。


        阿走在作为一个“田径选手”的层面上是失范的——失范这个词在这里非常的恰当,因为“田径选手”是一个社会身份,被殴打的教练是就代表着“社会”的认同机制:成绩第一,其他?#38469;?#34394;无。藏原走能够出成绩,那么就要特别优待,就要客气相待。而跑不出成绩的人就要体罚,就要加训,就要被骂。我们从榊对于藏原的呵斥中也能看出这样的逻辑:你为什么要打人呢?(潜台词:?#35757;?#25945;练那么优待你你还不满意吗)。也许对于榊来说跑得快=跑步的意义。


        但是对于阿走来说显然不是这样,阿走也向往着更快,但是那绝不是为了获得成绩而得到某种东西,灰二说长跑需要的不?#24378;?#32780;是强,六道寺的王者藤冈说:竞技的本质不在如此,就算我拿?#35828;?#19968;名,但是我觉得输了,那就是输了。


        如果我们把话说的重一点,那么可以这么说:藤冈、灰二、阿走当然不会不是“田径选手”。而那?#20013;?#20013;只有成绩,要取得名次从而获得某种利益亦或者满足虚荣心的“实用主义者”是否是“田径选手?#26412;?#35201;值得推敲一番了。总之,在功利的教练、意气之争的队?#36873;?#20197;及在意名声和面子?#36824;?#29031;儿子内心的家长三重危机之下,单纯只是?#19981;?#36305;步的阿走迷茫了。而遇见灰二,便是阿走跑出迷茫的一个重要转机。


        和阿走一样,灰二也遇到了关于“跑步”的困?#22330;?#22312;四年前的回忆中我?#24378;?#20197;?#21561;?#30340;是灰二并不像现在的灰二那么成熟稳重,而是对于自己不能作为一个田径选手奔跑而略显焦躁与?#32431;唷?/p>


        在这一层意义上,当年还年轻的灰二是在?#32431;?#20110;自己作为田径选手的失范——腿伤的田径选手,怎么能称之为田径选手呢?于是选择拒绝了藤冈的灰二在竹青庄邂逅尼古的时候认为自己很弱小。但他最后不再?#24515;?#20110;“田径选手”这个身份的一般概念,而是而自己悟出了“强?#20445;?#20063;就是战胜自我的道理,决心在继续奔跑的过程中追寻奔跑的意义。

        这样的灰二当然会对处于迷茫中的阿走伸出援手。可以说《强风吹拂》正是通过设置了灰二-阿走这两个“非典型跑者?#20445;?#26469;实现故事层面上的深度:即对于跑步-自我意义的思?#24049;?#36861;寻。


        二、竹青庄的跑步青年们

        如果说阿走和灰二两人的故事还算是“老套的运动选手走出阴影复归赛场”的运动番桥段的话,竹青庄其他八人被灰二拉入团队开始向箱根顶点进发这?#36824;?#31243;则是完全把《强风》的定位放在了别处。

        我?#24378;?#20197;说灰二的确是个骗子:灰二口口声声地说阿雪如何、JOJO双胞胎如何、尼古学长如何。而结合王子的剧情来看,灰二说的那些“我认为大家有条件跑箱根驿传”着实是在扯淡。我?#24378;?#20197;这么来反驳灰二:如果竹青庄全员?#38469;?#29579;子一样的基础,你就不会拉着他们去箱根了吗?

        我想只要看过灰二旋转?#30452;?#24335;加油、以及王子在记录会上奋勇向前?#34987;?#20108;的泪光,以及藤冈对于竹青庄团队的羡慕,就肯定会得出一个清晰的答案。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也要上。倒不如说努力去做到原本不可能的事情,在做这件事的过程中有着为了同一个目标而不断进步的伙伴一起,并且在原本的不理解、疲劳、困惑乃至濒临崩溃的边缘中发现自己所作所为所要追寻的东西的意义,这就是长跑的意义所在。


        竹青庄其他人的拼搏是三浦紫苑这部小说创作不止停留在运动番层面的关键。灰二和阿走本来就热爱跑步,在跑步中?#32610;?#30528;某种意义,感受着某种快乐。如果故事仅以这样的角色作为主要角色,那?#27492;淙灰?#20250;是一部精彩的作品,但总会与观众之间存在着一层隔膜:你的热爱、与我有什么关系?所以《强风吹拂》并不这么做,它反而让一?#20309;?#27604;拒绝和抵触的人在灰二的劝说(诓骗)之下渐渐习惯了跑步,并逐渐开始思考自己能够在其中得到什么。

        这里最有趣的是,竹青庄中除了神童、尼莫学长这两位一开始就?#34892;┩度?#28784;二的计划的人之外。阿走是因为那种旧式的来自于原本教练的“跑步就要获得成绩”的思维的影响而与灰二有争执,其他人其实谈不上对跑步有什么多深的抵触和厌恶,倒不如说他们不跑步只是单纯的认为“跑步好像没什么?#33579;?#21644;我有什么关系?”。所以当知道(被骗)跑步就能够泡妹子之后,双胞胎就上钩了。阿雪拒绝练习,是因为考上了司法?#38469;裕?#29616;在空闲的?#22868;?#26159;“对自己的奖赏?#20445;琸ing学长是因为自己很忙、需要找工作,而对于参加箱根驿传能够有利于自己找工作的事情动心,王子更是没有跑步的理由、单纯是为了保卫自己的漫画,穆萨则是讨厌与人竞争。

        故事在竹青庄的人间百态中,与前面我们所分析到的阿走和灰二不是作为“田径选手”而是作为“跑者”跑下去的主题呼应了:跑步,或者说“为某件事而拼命努力”真的是因为要做这件事有多“有用”才去做的吗?因为跑步可以赚钱、获得名声所以就去跑步,因为可以获得妹子的欢迎所以就去跑步,因为可以有利于找工作(归根结底还是赚钱)所以就去跑步。我并非是要否认这些选择,但除此之外就真的没有其他的选项了吗?就不可以只是为了与志同道合的人一起,为了让全身的细胞感受强风吹拂的滋味而跑吗?


        这是《强风吹拂》的核心所在,正是因为整部作品贯穿着这一精神,所以灰二邂逅阿走的时候,说的不是“你跑的真快?#34987;?#32773;是“你很有才能,不该用在这种地方”。而是很单纯,快乐的像个孩子的问阿走“你?#19981;?#36305;步吗?”。因此竹青庄成为了一个“理想乡”一般的存在,大家最初跑步的动因可能是五花八门,大部分都不是自愿。但是等到了最终飞奔在箱根的山路上的时候,无论是竹青庄的谁都无比的努力而执着。首发的王子的心声某种意义上正是竹青庄大家的心声。

        “我真的很讨厌跑步,可是,要是没有和大家一起奔跑,要是没能?#21561;?#36825;里,?#19968;?#26356;加,更加讨厌这样的自己”。

        “那里,有人在等着我,光是这样想,就能让我如?#35828;兀?#22914;?#35828;亍?/p>


        《强风吹拂》对于我来说最强的感动点并非是竹青庄的各位在路途中的奋力拼搏,而是在交接点的时候等待着的人与奔跑而?#21561;?#20154;的那一充满着理解、信赖与“交给我吧”的认同?#23567;?#21487;喜的不只是个人终于从一般的规范中挣脱出来,决心在跑步中?#32610;?#33258;身的意义。更重要的是在这一条人生的道路上,也绝非孤身一人。


        三、顶点绝非终点

        最后,我想说《强风吹拂》这部作品通过三浦紫苑的故事、I.G的制作、林有树的音乐三者结合在一起的动画作品最关键的一点在于呈现出了某种“永远在奔跑的路上,感受强风吹拂而不知疲倦”的动态?#20174;?#24684;淡的生活状态。


        在初次到访箱根看场地的时候,king学长说了一句“终点并不是山顶啊”。我想这句话可以成为最后对于《强风吹拂》这部作品的总结,如果说前文所总结的,作品中对于“运动精神”“跑步到底对我意味着什么”的?#27492;跡?#20197;及无功利的、团结一致去在某个自己原本并?#36824;?#24515;的事情中?#32610;?#21040;快乐的这两重主题是三浦紫苑提供给读者·观众的人生箴言的话。那么“山顶不是终点”反而成为了超越个人层面的,对于某种值得憧憬的未?#21561;拿?#36848;。在双胞胎意识到自己与其他强队的差距,从而与灰二发生争执,认为既然得不到名次、结果已经定下的比赛有什么好比的时候。灰二在芦之湖的落日下告诉他们,即使竞技的本质就是激烈的角逐,但是别人又怎么能来否定我们的所作所为是没有意义的?


        灰二的思考在这里跨越了一般论的层面,在这里“跑步”已经不是单纯的某种体育运动,或者说其?#31561;?#20309;体育运动最初都不该是一种线性的,跑到既定的某个地点、达成了某个目标从而就可以宣告自己胜出的流程。传统的思维让人们认为好像只?#24615;?#21160;员要?#26696;?#24555;更高更强?#20445;?#21448;好像只有在赛场上要拼搏执着,达到了目标之后就可?#33489;?#24515;,?#21482;?#32773;不断地锻炼自己“守住顶点”。

        《强风吹拂》告诉我们这些都错了,我们需要的是王子那种“向前向前再向前”的精神。需要的是穆萨那种把将他人的呼声化作自己的动力的奔跑,需要的是神童那种我也许可?#33489;?#24323;,但纵使粉身碎骨也不可以在这里退让一步的挑战心,有双胞胎、阿雪、?#24515;?#21476;前辈、有king、有阿走、还有灰二哥……




        《强风吹拂》过后,大家也会继续奔跑下去,无论是在人生的哪条道路上,都会拼尽全力的战胜自己,并在这种超越之中获得无尽的快乐与幸福吧。那种全身细胞体味着迎面而?#21561;?#24378;风的感觉会消散一切压力、空虚、放纵与伤痛。正如同在灰二眼中的阿走一样,他奔跑起?#21561;?#26102;候身外无物,化作一道虹光,在那一刻,奔跑的人最终在奔跑中遇见了他自己。与志同道合的伙伴在奔跑中?#32610;?#21040;“某种意义?#20445;?#25105;想那正是对于“人生”的解答。



        声明:

        专栏所有投稿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25913;?#31435;场?

        本系列版权归轻之文库所有,未经许可禁止一?#34892;问?#36716;载?

        文章配图来源网络,如有疑?#26159;?#32852;系我们

        【轻之文库专栏VOL

        0条评论
        只?#25925;?#20070;评
        加载中, 请稍后

        后再评论, 没有账号请先 注册

        表情
        输入满200字时可切换书评发送
        甘肃11选5官网

        <code id="mk7rb"></code>

          <mark id="mk7rb"></mark>
          1. <blockquote id="mk7rb"><button id="mk7rb"></button></blockquote>

          2. <tt id="mk7rb"></tt>

            <code id="mk7rb"></code>

              <mark id="mk7rb"></mark>
              1. <blockquote id="mk7rb"><button id="mk7rb"></button></blockquote>

              2. <tt id="mk7rb"></tt>